若兀_酱

望各位天天开心。

【康权】绝美鼠兔情

✘沙雕产出


从前有只权权兔

最爱吃睡和算数

门前宽宽三条路

偏要寻那小舟渡

船上一只大松鼠

姓康名甚不清楚

叼起小小权权兔

鼓起腮帮把权吐

问他为甚么不图

只道掉毛不好入

确是送到口的物

偏偏嫌弃他到吐

其实哪是嫌他兔

悄悄心念把他入

这倒是另一个入


【康权】美康宁的康

※平行世界不上升
※个人病史瞎带入抱歉
※连续失眠激情创作
※没用过华为

又失眠了。

今晚第三次被眩晕感和主动控制呼吸的疲累感硬生生逼醒,他气势汹汹拍开了顶灯。

床头柜那瓶见了底的褪黑素他不想再碰了,宁可改天重去配盒安慰剂回来,最起码还有点儿新鲜感。

那今晚干什么呢?

他渐渐平复下来,只是因为没有人可以倾诉而已。

在朋友圈发了几句言语非常含蓄克制的牢骚,切了点儿这一刻想听的音乐在歌单循环,他就呆呆坐在床边,想象自己做一些事——画画,篆章,看书,写稿子……

都只是想而已,太累了,一动也不想动,但大脑控制不住的疯狂运转,要让他疯。

华为听起来蔫了似的低电量提示音让他不可避免地瞅了一眼屏幕:
2:28的时间
康主任的未接电话

嚯?大晚上的,还好关了电话铃声,不然得被吓得一激灵。

大脑持续疯狂运作,替他分析数种可能性与对策,他只听得见蝉鸣和空调运作的声音。

拨回去。

“小朱?”

“哎主任,是我,不好意思啊这么晚,还打扰您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,是我先打给你的。”

还真不是误触之类的理由啊。

“那...主任,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你是不是...失眠了?”很奇怪的斟酌字句。

“啊,算是吧...是不是我发了朋友圈打搅到您了?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

“......”无厘头的自责与道歉戳中了康辉的心。

他是怎么了?康辉在心里默默的想着,又把疑问藏起。

“广权,明天休息休息吧。”

自动运转的大脑让他瞬间明白对方说的是排班,“主任,我没事儿的,明天不会出错的,我有失误您可以扣我奖金和工资。”

哪儿跟哪儿啊,担心的是工作上的失误么。

上司微不可闻的叹气:“我担心的是你...的身体。”想了想还是补上了三个字,生怕被对方听出点什么。

“真的没事儿,您放心吧,我身体好着呢。”说着,他对着空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似乎电话那端的人就能相信一般。

其实是心理的问题啊。他勾了勾唇角,努力忽视滑下来的泪。

“广权,我一直在陪你。”他是哭了么?在刚刚这段对话中一直被使用敬称的人,思绪却被另一方牵动。

“谢谢。”

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啊。

@尽醉无复辞 老师的奶茶,已收到!👌
在线表白老师ww

康权|简单故事①

※平行世界不上升
※此章康仅提及
※后续不会
※溺女泉梗

新闻中心的多数同事都知道朱广权的一个怪癖:一年四季都带着保温杯,掀开盖儿来冒热气那种。也有过各种传说与猜忌,或是觉得朱老师注意保养,或是同情他年纪轻轻的身体就不行了,众说纷纭。

对于这种种,朱主播本人不置可否,也基本没做出什么解释,有人问他就打着哈哈说是个人习惯,人家也不好多过问,这其中的秘密呢,也就没什么人知道了。

倒也不是完全没人知道吧。

几年前有那么一回,改稿的时候中性笔突然漏墨了,蹭到手上不少,用纸擦不顶用,一旁的导播非常自然地提议让他去洗个手,当班的新闻主播可见性的颤抖了一下,在让人察觉到异样前赶忙作出了“正确回应”。

有些为难的主播按照尝试把洗手池的水龙头拨到最右端,稍等片刻后,似乎是下了极大的决心,用手去与水柱相碰。

“是温热的,应该....”刚想解除戒备,他却惊觉自己的声音已变了调,急急用略显纤细的手指关停了水流,她抬头望向了镜子,确实,还是变成了她。

怎么办?

她在心里以最大声问自己这三个字,瘦弱的臂膊支在洗手台上,长发垂落脸侧。

简单思索,她倏地望向紧闭的木门,抿了抿唇,选择要走出去。
她脱掉外套,里面的衬衫还是显得宽大不少,不过是通勤的,比较中性,还能说得过去。她走过长廊,暂时没有人,她稍稍舒了口气。

只要在走几步路,喝到热水......

迎面走过来一个男人,那是她的上司,康辉主任。

她的步伐微微迟疑,但现实容不得她多加思考。她整理出一个得体的微笑,向这位从未见过她的上司问好,并顺手摘掉了那副半框镜。

tbc...

流量时代,不媚俗太难。

潮流退尽后留在岸滩的,才可能是珍宝。

2019.8.16


【兀权/你权】停电(第一人称

※平行世界不上升
※大概像日记的回忆
※恋爱关系
※断句拼凑体
和朱广权谈了三年恋爱,我们终于同居了。

记得第一次一起过夜完全是意外。

那天整栋楼停电了,他邀我去他家。

虽然我们本就是上下楼的邻居,但这么晚还一同呆在一方家里真是头一次。

我知道,他的邀约很大一部分是在照顾我的害怕。

夜幕降临,他悄声从卧房中拿出几根蜡烛,点亮了整间屋子。

我们就静静在露台上听晚风,饮茶,看对方被烛火温暖的脸庞。

没有多余的话语,仅仅相视而笑就够了。

在马路另一边高厦的灯火映衬中,我们接吻。

起初只是浅浅的一吻,一枚不掺杂其他任何什么意味的吻。

他却是愈发握了权,扣着我,深入。

我在这方面艺不精,分开时已然是气喘吁吁,面颊上发烫了。

白白让他看笑话了。

我忿忿低头,不想睬他一分钟。

他见我这般,讨好似的伸过手来帮我把一绺垂落边的发别到耳后。

“生气啦?”

我看向他斜后方的地砖,不做声,嘴唇却如可挂油瓶般撅着。

“回屋吧,晚上风凉,怕你生病。”他揽过我的肩。

简单洗漱过后推开了盥洗室的门,看到昏黄烛火下他在床的一边借着那点光读书。

我带着一丝尴尬轻着脚步向他那张大床移动。

“我....洗完了。”开口带着几分犹疑。

“啊,”他抬头望我,“也不早了,可以睡觉了。”

“...哦。”我迟迟迈不动步伐。

“怎么了?”他笑问,“我们的‘大哥’害羞啦?”

“不是,才没有!”我连忙答话,悄悄祈愿烛光帮我掩去脸上的绯红。“我只是...在想蜡烛要不要灭掉而已。”随口胡纠了一句理由。

“噢,这么说是我错怪了‘大哥’啊,您别担心,先睡,小弟马上去灭。”啧,又开起我的玩笑来。

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我也不好再忸怩,慢吞吞绕道床另一边,把自己裹进被子里,变成一团。

他见我躺好,便起身去熄了蜡烛又轻车熟路摸回来,摘去了半框镜,盖好被子。

屋里很静,静到可以轻易听见另一个人的呼吸。

我侧过身悄悄看他。

他平躺着,这使他的鼻梁显得格外挺拔;神色柔和,薄唇微抿,应该还没有进入睡眠吧。

正想着,却见他慢慢睁开眼,转向我而开口,声音微微有些沙哑:“怎么还不睡,在看我啊?”

“我我我...在发呆好吗,才不是在看你。”当然是矢口否认。

“哦?我刚刚一睁眼可就可到你的星星眼了好吗,小同志?”

“行了行了,老人家,我承认,确实被您的美貌打动了。”

“嗳,这我可担待不起呵。”果然咱俩在一起三句内就得开始贫。

“这夸奖呢,我就接受了。但是,”他转回正题似的,突然严肃起来,“已经很晚了,小朋友应该睡觉啦,为了看我熬出黑眼圈我可要心疼了。”

“是,这就睡啦。”我面朝天花板,两眼一闭,听见细微的布料摩擦声,估摸他应该也继续睡了。

“晚安。”我轻轻的对他、对自己,也是对这个世界说。

【撒权撒】大段学家(概念)

一个奇怪的自制概念au,应该会有文。

在这个世界上,每个人都要靠说段子来积累自己的经验值,就连刚上学前班的小孩子,寒暑假都会被家长们送去段学家那儿学习段子。
撒贝宁和朱广权就是全国闻名的“段学家”。
两个人“相爱相杀”多年,又都在同一个单位——全国最权威段子播报单位 中央段子台 工作,据说每每在大楼里碰面总不免一场唇枪舌战,难分上下。

央六又在放《战狼》了ww

声音实在是太令人舒适
“旅长,您好。”

【兀权/你权】和漂亮叔叔的诗(第一人称)

※逻辑混乱
※缩小权暗示
※第一人称
※交往前提

漂亮叔叔朱广权是我的男朋友

我也是他的男朋友

我习惯把他揣在我的衣兜里

他一头可爱的黑白发会露出一点在外面

是刻意用发胶固定过的 摸上去手感不佳

但是 只要你一摸

他一定就要跳起来试图打掉你的手

其实哪是什么漂亮叔叔

是只可爱小朋友罢了

我的衣兜必须要有足够宽阔的底面积

用来固定的线也有必要足够坚牢

这样才足以支撑小朋友的蹦蹦跳跳

可爱小朋友朱广权是我的男朋友

【你权】平常日子

※同居十题注意
※最后一段是第一人称车!权受!半兽人注意!雷请一定跳过!!!(链在评论,想看请)
1.
大白天的,走三百米回家,家里蹲了只黑白毛新闻主播,在逗猫。
背影特别俏,穿的是略宽松的纯黑衬衫,显白,也显瘦。蹲着拿毛薄荷逗猫,嘴里还念叨着你的名字,念你怎么还不回家。

2.
他在家篆章,你在一边玩手机,突然就把手机往桌上一口,“唰”地站起来,特别诚恳盯着他看。他被你吓一跳,问你怎么回事儿。你反应过来,讪讪道:“没事儿,没事儿。”
这不看了你的同人,怕你被你那上司啊同事啊拐跑了么。
心里想着,腿也不老实,溜溜达达跑到他身边,“强行”搂过来嘬一口,他手都不敢贴你,赶紧说:“灰,有灰。”
嗬,这时候还不忘在意别把手上沾的石头灰弄到你身上。

3.个人病史使用注意!
刚交心的时候,你就把自己的病给坦白了,那会儿还没正式交往呢,他不敢抱你,只好轻轻拍拍你的肩,看着你的眼睛说会陪你,和他在一起之后,他特别认真地说爱你,想治好你。 他是你原本偷偷向往的,永远耀眼,优秀而无法企及的人呐。却能够一次又一次的安慰你,鼓励你,给你陪伴,把心给你。

4.
他最近特别累,常常是刚坐在沙发上没个十来分钟就昏昏沉沉睡过去了,就连直播时候的口误与停顿次数也比此前多了不少。你心疼他,咋咋呼呼“要挟”他早睡,篆章不超过一个半钟头,睡前玩手机十分钟后准要“家法伺候”。与此同时,承包了铲屎官的所有任务。他讪讪笑说:“真的不累了。”和你争着铲猫砂。

5.校园AU
放学的时候,他在大门口的一株大梧桐下等你,单车在一边斜支着。一看到你,眼里就放起光来,笑容瞬间绽放开来,让你不自觉加快了脚步,轻盈跃到他面前,拍拍他的肩:“嘿!”

6.
你们一起出去吃冰,不敢让你多吃,怕冻坏了肚子,不敢让他多吃,怕寒哑了嗓子,最后,两个人一人一份,一起在路边“嘎吱嘎吱”。

7.
你在家看电视,央视十三套,晚上六点,主播是个头发由黑转白的眼镜男。

8.
半夜三更的,给他打电话,收获了实打实的烟嗓。
“哪位啊?”
“你可以进来了。”
“哟,‘谢主隆恩,谢主隆恩’呐。”接着,卧室门被打开,一名非陌生男性谄媚地微弯着腰,来了。

9.
第六百零八次打听好某新闻主播的排班儿,暗自算了时间去接他回家。门口的兵哥哥都认识你了,见到你不会上来查证件偶尔还顺带调两句那种。但不管是第六十次还是第六百次,新闻主播总会表示极度的惊喜,硬要结结实实“奖励”你一下才开始收拾东西,中途还顺带各种邀功式的碎碎念,感觉是有条尾巴在你面前摇着呢,可爱的紧。

10.第一人称车注意!!不喜立即跳过!!抱歉ww(在评论,有错字,是猫耳)